“死鱼冒充活鱼”属实,叮咚买菜遭调查,根源在损耗率考核严苛?

Posted on Category:华体汇官网(中国)有限公司

“绝不把不好的菜卖给用户”的叮咚买菜“打脸”了。

3月17日,北京海淀市场监管局发布消息,针对媒体报道的叮咚买菜前置仓存在用死鱼冒充活鱼、擅自“翻包”换签、日常消毒流于形式等问题,该局已对其进行行政约谈并立案调查。

随后,叮咚买菜作出回应,承认报道中披露的问题属实,表示已第一时间暂停该站点的运营,并对全国所有前置仓和服务流程进行排查与交叉督察,将通过系列整改,尽快改变制度规定严、执行监督弱的局面。

食材乱象丛生,把报废死鱼当活鱼卖

比起速度与价格,“鲜”应该是生鲜电商摆在首位的宗旨,然而,叮咚买菜在北京的前置仓站点“三元站”,新鲜成为了“最大的噱头”。

日前,新京报卧底暗访发现,把报废死鱼当活鱼卖,早已是叮咚买菜三元站内公开的秘密。

据一水产员工透露,各类活鱼会在早上进货入库,按照规定,每晚下班前,一天当中死掉的鱼都应在销毁处理后及时报损。而现实是,本该报废的鱼被放入碎冰中保存,有用户下单时再进行“掏出内脏、去除鱼鳃、刮掉鱼鳞”等处理流程,摇身一变成为票单上的“鲜活宰杀鱼”,不会担心被用户吃出来。

与此同时,用过期蔬果代替新鲜批次,也成为该站点分拣员们见怪不怪的操作。

在冷藏区与冷冻区之间的狭窄走道上有两个“烂菜筐”,大量的过期产品通常被放置其中,夹杂着肉制品、奶制品,甚至是腐烂的蔬果。站点仓管员却说,如果有顾客下单的蔬果没有货了,可以从“烂菜筐”中挑选“品相好的”进行二次售卖。

原则上,每一个产品都有其对应的条码,必须用手持PDA(一种可扫描条码并装载云仓储系统的内部机器)扫码,才算完成拣货,但理应报废的过期蔬菜,显然无法正常扫描出库。对此,一名分拣员淡定道:“换个标签就好了。”

不仅如此,三元站的卫生环境同样不容乐观。按照企业内部6S(卫生要求)规定,抹布应分区使用,但在媒体暗访的近半个月里,两条紫色抹布在水产区和分拣台经常混用。此外,刀具也应在使用后进行清洁消毒,但在三元站,并没有消毒酒精,分拣员们经常用刀子刮掉南瓜、冬瓜表面的尘土后,直接放到分拣台上切片。

此外,在三元站,冷藏仓和冻库每晚来货时,“消毒”的所有操作,就是用喷壶对着货架喷两下,以便录制视频。不仅如此,每天给员工测温这一基础要求,也成了“填填表就行”。

损耗率考核过于严苛?

那么,作为生鲜电商一大头部,叮咚买菜为什么会出现如此严重的违规呢?是个别人员管理失误,还是整体食材把控松懈?

据澎湃新闻报道,叮咚买菜三元站站长表示,一切的根源在于公司严苛的损耗率。其提供证据材料显示,三月份三元站的水产损耗率目标为0.2%,非水产损耗率0.08%,配送人效(注:总订单数除以前置仓上班人数)为80。

“水产、蔬果,本身就极容易在运输途中出现损耗,但是公司却不让上报,损耗率一旦不达标,扣罚又全部在前置仓。”该站长说,公司要求的损耗率,在正常情况下几乎不可能完成,基层就只能想办法去违规操作。

该离职站长还说,离职前,他有时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,有用户下单到问题蔬果时,他曾多次给用户打电话说“这蔬菜或水果是最后的了,不新鲜”,并让用户取消该订单。“如果正常能报损,谁会这样干?”

值得注意的是,上述二人透露,对于基层违规操作的情况,公司其实是知情的。

一年亏64亿,地区盈利模式或难复制

事实上,这已经不是叮咚买菜第一次因食品安全问题陷入舆论风波了。就在一个多月前,上海市市场监管局通报,叮咚买菜被上海市浦东新区市监局罚款38.88万余元,原因是销售的1批次鳊鱼存在“恩诺沙星”含量不合格。

此外,2021年8月,叮咚买菜因违反广告法被上海市浦东新区市监局罚款25000元。在2019年的一年时间内,该公司还多次被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处罚,处罚事由涉及未办理餐厨垃圾申报手续、擅自占用道路堆物、擅自从事餐厨垃圾收运处置等。

公开信息显示,主打前置仓生鲜电商模式,叮咚买菜自2017年5月创立以来,规模呈现高速增长。

据其2021年第四季度财报,叮咚买菜当季营收54.84亿元,同比增长72%;GMV达到60.04亿元,同比增长59.6%。截至2021年12月31日,其前置仓数量已达1400个左右,面积约50万平方米;租赁了约60个城市分选中心,面积超过40万平方米。

不过,与目前市面上的生鲜电商一样,叮咚买菜尚未实现盈利。2021年第四季度净亏损10.96亿元,较2020年同期的12.46亿元有所缩窄,但全年来看,净亏损同比扩大超2倍达64.29亿元。2019年至2021年,叮咚买菜三年累计亏损额近115亿元。

即便如此,其掌舵人仍颇具信心。据梁昌霖此前介绍,2021年12月叮咚买菜整体Non-GAAP净亏损率收窄至13%以下,上海全面盈利。类似盈利模式未来将扩展到整个长三角,力争在今年第二季度末实现长三角地区完全盈利,也力争在第四季度全国接近盈利。在此之前,公司现金储备有52亿人民币,足够维持运营。

然而,复制并不那么容易。分析认为,前置仓覆盖地理半径有限,新仓无论是扩展用户数量,还是提高客单价,都要时间;且各地人口密度、消费能力不同,很难有类似上海的消费环境。

以客单价为例,2021年第四季度,叮咚买菜的产品收入为54.14亿元,订单履约数为1亿单。按此计算,全国平均客单价为54.14元,比上海地区的66元少了约12元。

(钛媒体App编辑刘萌萌综合自新京报、澎湃新闻、21世纪经济报道)